冬木

立志成为一个文画双修的太太!

caligula第十一集太好看了!!

说的好,可是这他妈一个粮都没有

メビウス:

橘律/双律/橘部长我氪爆


 


律真可爱 ,也就是说以前连和自己组长/项目经理对视都做不到吗 ?除了自卑性格以外,因为知道如果注视了肯定会被人格魅力吸引,所以才预防性的决定讨厌他。然后进莫比乌斯的时候又忍不住变成最喜欢的样子。在莫比乌斯体验过对方的处境和想法,然后现在回来之后其实能够明白对方心里所想了叭!那通抱怨说出口,就是已经放下了 


 


橘真的性格好好哦,律一通不知所云他都这么有耐心,一副"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至少可以泡咖啡应援你"的姿态,走前还不忘夸律一下。怪不得律复刻他的模板以后能在游戏里过上p系列主人公一般的生活 




回忆一下,律莫比乌斯里面天天吊书袋,还能交到完全不看书的朋友,选美回还能泡到妹子恐怕是谬帮忙达到的效果吧www如果是橘肯定手法过程完全不一样。




我现在已经在脑补


1.进莫比乌斯前橘为了让律打开心扉的尝试


2.意外进了莫比乌斯和善于沟通模式的律相遇然后因为虚拟形象一眼明白对方藏在拒绝背后的真实情感


3.回归现实之后律努力改善和橘帮助他回到社会的故事了555




律说讨厌“温柔的你(橘)”!!!! 我cp脑要爆炸了




cp脑想一下这对的箭头应该是:


律对橘:羡慕嫉妒喜欢讨厌


橘对律:虽然不好相处但是也是可靠的团队同伴 


 


这个前提下,如果橘不小心发现律心意的话,估计是坦然接受那种类型的。然后无法接受的反而是律。啊啊啊我已经在脑补同居后了((((



占座!纪念我即将第一篇从头追到尾的文!

操我忍这人很久了,我今天他妈一定要为橙哥复仇!

砂糖夹暮輓炒饼:

All金圈著名千粉写手,知名腐男十六太太(  @患有受害者幻想症的硅酸镁铝 ),为何频频陷入撕逼泥潭,和他的热度跟小粉丝共沉沦?带你走入16的内心世界,揭秘他被挂的前因后果。

最后有抽奖!!求扩散!!

【藏头】幸运夺取

6666

一只废兔。:

·给终哥的生贺,CP瑞金


·因为内容比较无聊所以用小号发【??】


 


 


 


“二百零一个人中排行第二百零一名。”凯莉看着贴在墙上的成绩单,念着金的排名。


零分。


一分都没得。


七十道选择题一道都没对。


年级排名出来后,金甚至怀疑自己填错了答题卡:“……怎么可能?!明明只有选择题,我怎么可能一分都没得?!”


“十有八九是看错题号了吧。”凯莉难得没有嘲笑他逃避现实。毕竟全班都知道,金的幸运值高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在考试中遇到选择题对他来说基本上就是送分题。


二十分的选择题放在试卷里,无论他实际上会不会做,他的分数都是二十保底往上加。


月考了十次后,大家总算发现了这一残酷的事实。


十分令人羡慕嫉妒了。


三次五次地蒙对还能说是运气好,但要是三番五次地蒙对,那就实在让人笑不出来了。在不死心地确认了好几遍金的确没有作弊后,同学们只能接受这个让人心情微妙的现实,把人当做幸运物似的供在教室里,每次考前摸一摸他以保佑自己考试顺利。


 


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几天前某个转学生的到来。凯莉还记得那个额头上缠着绷带脸上脖子上贴满了创可贴的转学生来到他们班的那一天全年级女生都一窝蜂挤过来围观的壮观场面,以及那个学生在转来的第一天那悲催到不行的经历——准备出教室时撞在了正要被从外面推开的门上、下楼梯时被打闹的学生不小心从后面撞到直接摔下了楼梯、从座位上起身时被椅子后面的钉子勾到衣服直接把校服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口——光是被凯莉看见的就有这么多。简单概括凯莉对他的第一印象,那就是倒霉透了,倒霉到连金都忍不住相信了其他的同学的说法,试图分他一点好运了。


“祝你好运。”金同情地坐到那个叫格瑞的转学生前面,拍了拍他的肩。凯莉看着格瑞遍布全身的伤口,十分好奇他是怎么顽强地活到现在的。


 


“疯够了没,够了没。”凯莉收回了思绪,看着捶着桌子哭得把卷子都浸湿了的金,“本来正常人就不可能一直保持那种绝对的幸运吧。清醒点,这些题你本来就不会做,零分才是你本来应该拿到的分数。”


癫狂状态的金并不能听进去:“话是这么说……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啊!就算我没那么走运,也不可能倒霉到一分都拿不到吧!!呜啊……!被姐姐知道考了零分我会死的……!!”


“的确。”凯莉点了点手臂。选择题一道都蒙不对这种情况对金来说可能比全部蒙对要困难得多,虽说运气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绝对的,但是一个一直以来都如此受上天眷顾的人突然倒霉成这样也有点令人大跌眼镜。要说一个人能倒霉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难得碰见一次的凑巧的话,那把对象换成那个转学生还差不多……


“啊。”凯莉又看向了墙上的成绩单,突然有点好奇那个转学生的成绩。她从最后一行金的名字开始往上看,试图寻找到他的名字。


终于,凯莉在第一行看见了“格瑞”这两个字:“……第一名?满分……?”


生怕自己看错了,凯莉又揉了揉眼睛。


“日,这人听力这么牛逼的吗,我考试的时候根本什么都没听清。”周围人的讨论声也打消了凯莉怀疑自己看错了的想法,凯莉看向了格瑞的位置,对方正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泰然自若地接受着四面八方投过去的或崇拜或仰慕的眼神。


“快来看看,金。”凯莉幸灾乐祸地朝眼泪糊了一脸的金招了招手,“看看我们班这个新出炉的学神,来见识一下这种不靠运气也能拿满分的人。”她用一种看乐子的语气说着。


乐子闻言打了个哭嗝,委屈地站起了身:“……什么嘛……也不用这样说嘛凯莉……”然后在起身到一半时,一声清晰的布料撕裂声从他身后传来。


 


——*——


 


“……”


金看了看自己身后。


“怎么你也来?”凯莉惊奇地走了过来,“你的衣服也被钉子勾住了?”


“……”


金的眼泪似乎在刚才已经流干了,此刻欲哭无泪地望着凯莉:“凯、凯莉,你有外套吗?”


“有,但是不想借你。”


凯莉抖了抖,抓紧了身上的外套:“我可不想让我的外套跟你的衬衫一个下场。”


金将手背在身后,瘪着嘴捂着撕开的裂口慢吞吞地站起了身,准备去找人借件外套。


看样子那个裂口并不小,不然像金这种厚脸皮的家伙估计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地抛到脑后了。凯莉想着。


“你该不会已经把你的运气给用光了吧。”凯莉看着他,“难不成从现在开始你要‘转运’了?”


“……不要这么说啊!”


金被凯莉的话吓了一跳,准备离开座位时左脚绊倒了桌腿,整个人失去了平衡直直地摔到了过道里,把正要进过道的女学生吓了一跳。


……


凯莉俯视着愣在地上的金:“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


“……”


金怔怔地坐了起来,作为一个从小到大从来不知道倒霉两个字怎么写的人,他对于老天对自己的待遇转变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


凯莉见他那可怜巴巴的模样,终于还是没能忍心,打算把外套先借他那么一小下。


在她正要这么做时,一件外套先一步盖在了金的背上。


金扭过头,仰望着正低头看着自己的那个人,“格瑞?”


格瑞的额头上依然缠着那根显眼的绷带,左脸上贴着一块方形的创可贴,那是他转来后第一天留下的伤。


凯莉觉得对方身上的伤口似乎变少了。


格瑞没有说话,拉着金的手臂将他“扶”了起来,金站起身后揉了揉刚才撞到的地方,诚恳地说道:“谢谢你啊。”


“……”格瑞抿了抿唇。


 


接下来几个小时凯莉算是确信金的运气已经到头了。


他几乎把格瑞第一天遇到的事情都遭受了一遍,甚至比那有过之而无不及。凯莉看着他放学后一瘸一拐地走出校门的背影,有了一种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错觉。


她不怎么放心地目送他跟着人群安全地过了马路,为他没被车子撞飞而松了口气。


……嗯?


凯莉看了看那个站在金旁边等车的学生,一眼认出了那个转学生的身份。


……两个倒霉的人碰到一块儿了。


凯莉更加不安心了。


 


第二天凯莉再见到金的时候,金的身上也贴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创可贴。


“昨天真是糟透啦,在车上被人踩了好几脚,司机大叔踩个刹车差点把我给撞飞了!……好在道家之后就没那么倒霉了。”金沮丧地扯了扯帽檐,然后“啊”了一声,“不过托他们的福我姐姐都没因为我考零分骂我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你这叫因祸得福?不就是单纯的乐观过头么。”


下节课是放平时金会很喜欢,此时却有点害怕的体育课。他扶着扶手跟着凯莉慢慢地下着楼,凯莉谨慎地和他保持着距离以免被波及。


“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凯莉先一步下了最后一级楼梯。


“现实点讲,该不会是你自己不小心过头了吧?”


“哪有!我很小心了啊!”


金反驳着,眼见楼梯快要走完了,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扶手。


“——哇啊!”


凯莉听到金的叫声立马往外跑远了一两步才回过头。


金的头往下栽,腰被格瑞搂着,整个人挂在了格瑞的手臂上。格瑞将他立了起来,然后稳稳地放到了平地上。


金心有余悸地看着地板,几秒后才又抬起头看向格瑞:“呃,谢、谢谢。”


“不用。”这次格瑞开了口。


他看着金在短短一天内身上增添的伤口,盯了好一会儿才移开了视线:“……抱歉。”


“嗯……嗯?”金扶了扶纹丝不动地固定在自己头上的帽子,没弄懂他在说什么,“为什么你要道歉?”


格瑞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凯莉,侧了侧身将她的视线阻拦在外。


 


 


格瑞会被动地吸走周围人的运气,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不幸的是,这世上不幸的人总比幸运的人要多得多,幸运儿之所以幸运就是他们与大多数人都不同,是少数受上天偏爱的宠儿,因此说是吸走其他人的运气,实际上基本可以直接看作吸走其他人的噩运。


因此他无论到哪所学校,生活都十分惨烈。


直到几天前转到了这里。


在金的手搭上他的肩膀时,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庞大的运势正在涌进他的身体,几乎是在顷刻间就将之前那些霉运尽数洗刷了个干净。


格瑞沉浸在终于能摆脱掉之前那磨人的生活的意外之喜中没多久,那个将运势借给他的人接下来的遭遇让他意识到了新的问题。


对方的好运已经被他一点不剩地取走了。


 


 


金愣愣地听格瑞简单地解释完。


他听完后的反应让格瑞觉得他根本就没听懂。


“呃,哦……”金反应过来,打量了一下格瑞,“这样啊……难怪你的伤好像比以前少了……”


因为都转移到你身上了。


格瑞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那……挺好的嘛不是!”金醒悟过来,开心道,“我还以为我突然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变倒霉了,原来是到你身上去啦!没白浪费真是太好了……那你应该不会像之前那么惨了吧?”


格瑞闻言也跟着愣了愣。


“……是。”他迟疑地答着。


“那太好啦!我也不算白倒霉了嘛!”金朝格瑞热情洋溢地笑道,“反正我皮厚,受点小伤也不算什么,你之前一直都过着这种生活吗?真厉害!……”


……


原来他是这种类型的。


格瑞盯着金的笑容思索了一会儿。


“知道理由就好了。”


金探头看了看格瑞身后,凯莉早等得不耐烦先一步走人了。


“啊!”金朝格瑞摆了摆手,“那……那我先去上体育课了,等会儿见啦格瑞!”


说完金朝着凯莉离开的方向奔了过去,还没跑几步,他的左脚以一个相当厉害的角度绊倒了自己的右脚,金反应不及,再次向前倒去。


“……”


格瑞伸手扯住金,制止了他向前倾倒的趋势,一个用力将他拉回自己怀里。


金晕头转向地靠着格瑞缓了一阵,直起了身。


“……老这样也不行啊。”他第三次向格瑞道了谢,皱着眉头苦恼道,“格瑞……你有没有什么办法缓解一下这个状况啊?”


金看向格瑞。


对方紫色的眼睛安静沉稳地回视着他,无端给人一种令人安心的可靠感与信服感。


“有。”


方法当然是有的。


“运气好坏的评判可以是一个人遇见的事情的称心程度。”格瑞慢慢地解释道,“所以运气好的人所在乎的人或事自然也不会太糟。”


“……对哦。如果我姐姐太倒霉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件不幸运的事了!”金难得灵泛地听懂了格瑞的解释,“那就是我从现在起要和你搞好关系,要让你在乎我到‘我的倒霉对你来说也是件不幸运的事’的意思吗?”


“……”


格瑞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没问题!!”


金信心满满地蹦了两下,两眼发亮地看着格瑞。


“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的!等我们两个成为最好的朋友后,你的好运中就包括我啦!”


格瑞看着一脸兴奋的金,平静地走向操场。


其实还有一种更直接的方法——格瑞只能吸收在他周围的人的运势,如果他们距离得够远,那么对方的运势就会又回到自己身上。


金在昨天回家后就停止了倒霉的趋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这方法格瑞就没打算告诉他了。


 


——END——


 


 


“——*——”之前的半篇是藏头祝福,后面没字了就自我发挥了。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祝疯癫的啊【我尽力了】终生日快乐。


为了凑它我已经无视分段了【。



我的天那

老闆來一坨抹茶奶凍:

你看 我都說了 嘉金每天都在過年 哪裡需要在意補刀

呼呼呼……

私はちび:

..............真是极好的........

文车老妖:

 救命。。。

吃一口:

忍不住给安哥的眼睛点上了高光,觉得更加可爱了??!

为什么官爸不给他高光?!!!

(可能是怕太可爱了引人窒息吧……


(然后又手贱多加了几张,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是,群里的组织,我主持人外加做图的x

第一棒∶ @☀橙阳子
第二棒∶  @你好我是怼
第三棒∶ @👟鞋👠
第四棒∶  @有风来兮
第五棒∶ @我的电脑
第六棒∶ @满南东分
第七棒∶ @阿喵—嘉金催婚大队队长×
第八棒∶ @☀橙阳子

友情演出∶ @筷子

摸个卡妹助助兴【。】

是我和我朋友的合绘
线稿∶我
上色∶  @筷子

【瑞金】快看!那里有人撒狗粮!

其实这是叶熙大大的生贺!祝大大生日快乐!

@叶熙子_

阅读须知:

1.巨ooc注意!

2.幼儿园文笔注意!

3.bug超多注意!

4.欢迎捉虫和提建议!

以上能够接受的话_(:з」∠)_

    金患上了花吐症。
  
  花吐症,这种同人桥段才会出现的东西,只有暗恋别人的人才会患的疾病,在暗恋的人面前症状会格外的厉害,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互通心意并接吻。
  
  这就很糟糕了。
  
  先不提为什么会在这种关头患上这种病,金想着,一边捂住嘴,悄悄地望向走在他前面的格瑞,一边努力忍住想要咳嗽的欲望,为什么在看见格瑞时症状会加重啊!也就是说他暗恋格瑞吗?金苦不堪言想着。
  
  走在前面的格瑞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微微回头,看见一脸紧张地捂着嘴的金,说起来,他今天好像没有缠着自己说话,而是一直在跟自己保持着一些距离吧……有些奇怪……
  
  “金,你今天怎么了。”
  
  金吓得抖了抖,迅速掏出一个本子打开,翻开第一页。
  
  “……我嗓子哑了,说不了话……”
  
  格瑞皱了皱眉头,抬起头,紧盯着金,一眼不发。
  
  金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不自然地别过头,打开了第二页,写上:
  
  怎么了。
  
  格瑞盯着这行字,过了好久才起身,转身,然后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没什么……”
  
  金在说谎,格瑞无比肯定的这么认为,但他为什么要说谎呢?莫非是……这样想着,格瑞又回过头去,悄悄地瞄了一眼一脸紧张的金:“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出来狩猎了。”
  
  金使劲地摇了摇头,又慌忙地写下一句:“我没事的!只是不能说话而已!我很强的!”而且待在凯莉和紫堂那里更容易被发觉,金悄悄地在心里补了一句。
  
  格瑞看着这句话,眼睛暗了暗,握紧了烈斩:“……随你了……”不管怎么样,我会保护你的。
  
  金悄悄地松了口气。
  
  ————————
  
  “矢量缠绕!”
  
  金在一边心里大喊,一边张开手,无数泛着金光的箭头立即冲向面前的高级魔兽,将它缠了个严严实实。
  
  看到魔兽被自己控制住的样子,金心中不禁有几分得意,想回头向格瑞好好地炫耀一下。
  
  “小心!”
  
  听到这句话,金先是愣了愣,接着便猛地转过头去,那只魔兽原本光溜溜的背上突然冒出来了一只大钳子,突的就窜到了金身边。
  
  “唔……!!!!”
  
  金闭上眼睛,使劲咬了咬牙,心中不禁泛起丝丝后悔。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待在凯莉和紫堂那呢,这下可好了,命都要交代在这了。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他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陪伴自己多年的发小——格瑞,正死死地护住了自己,殷红的,甚至有些刺眼的鲜血从他的手臂上慢慢地流了下来。
  
  
  “格瑞……你……受伤了,对不起,都是因为我……”金有些内疚,甚至还有些慌张。
  
  格瑞闻声,淡淡的看了金一眼,抽出烈斩,一记落斩,便将魔兽击于地上,连积分提示都没有仔细听,就快速走到金身边,尽量用较为平和的语调,说:“金,没事吧。”
  
  金听着,焦急地回话:“格瑞你才是!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唔…!!”
  
  金慌了,立即用有些发抖的手捂住嘴,这种喉咙里涌出来的熟悉的感觉,这怎么看都是即将花吐的征兆。
  
  格瑞定定的看向他,抬起手,把金正在捂住嘴的手有些温柔的拿开。
  
  “……唔!!!咳咳!”一片片洁白无暇的,带着些血丝的花瓣纷飞而落,四处立即蔓延着一股清香。
  
  ”……花吐症,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互通心意,并接吻,没错吧。”
  
  金有些惊讶的望向格瑞:“什么??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咳咳。”
  
  格瑞上前一步,吻住了金。
  
  金瞪大了眼睛。
  
  那甚至都不能算作一个吻,更像是唇与唇之间的点到即止,少年身上所特有的清香和初恋那种青涩、有些甜、甚至还带点酸气息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有些令人幸福的感觉。
  
  一吻即止。
  
  金立刻后退了一步,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变得有些手足无措:“格格格格瑞,你你你…!!”
  
  落在地上的花瓣消失了,金有些惊讶地摸了摸喉咙:“唉??花吐…好了?为什么?”
  
  格瑞露出了一个不宜察觉的微笑,原本透着一丝冷冽的紫罗兰色的眼瞳此时却溢满了温柔:“因为我呀,最喜欢你了。”

-END-